宁德时代与天齐锂业各执一词,锂回收成“罗生门”

  综合上证报等媒体报道,近期围绕动力电池中的锂能否被充分回收,位于新能源产业链上的两家龙头企业——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和天齐锂业(行情002466,诊股)出现了显著的分歧。

  事情的起源是宁德时代董事长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做主旨演讲时表示:“上游原材料涨价导致成本增加,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困扰,但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

  会上,他进一步明确:“电池不同于石油,石油用了后就没有了,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循环利用的。以我们的邦普为例,对镍钴锰的回收率已经达到了99.3%,锂的回收利用率也达到了90%以上。预计到2035年,对退役电池材料的循环利用就可以满足大部分的市场需求。”

  这则消息经过舆论发酵,在市场引起了较大的反应。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上述这段话,可以分解成以下几个关注点:

  (1)锂盐上游近期的价格持续飙升很大程度上挤压了中游动力电池企业的盈利水平,即便宁王这样的行业世界老大,短期内也深刻感到这种困扰;

  (2)但宁德时代认为,这些成本压力只是短期的,矿产资源不会是动力电池老大继续发展的“拦路虎”,其中比较明确的逻辑在于“宁王”拥有回收电池内绝大部分可循环利用材料的能力,特别是锂;

  (3)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废旧电池材料回收满足循环利用,宁德时代给出的成绩(90%以上)是基于其子公司邦普的数据,其给出的时间参考(到2035年)也比较久远。

  说完宁德时代的观点,我们再来看看上游锂盐主要生产者之一天齐锂业对此的回复。

  据21财经报道,其投资管理部门相关人士表示,在锂电池中锂回收理论上可以,在商业应用上还达不到大规模回收再利用。对于宁德时代方面称锂回收率已达90%以上的说法,相关人士也做了反驳:“实验室应该能做到,但是商业上我个人还没见过。”

  不难看出,对于宁德时代董事长的相关言论,天齐锂业方面毫不掩饰地做了否定,并给出了具体论据:大规模回收锂在实验室应该能做到,但是商业上还没有。

  逻辑上讲,作为控制上游锂资源以及生产锂盐的“龙头大户”,天齐锂业肯定对在动力电池中大量回收锂并循环利用的技术苗头非常敏感和重视,因为此技术一旦得到大量商业化应用,将直接威胁其营收和盈利能力。

  对天齐锂业的这番言论,宁德时代并没有沉默,根据中证报等媒体报道,其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回应:“欢迎到广东邦普看先进量产技术。”显得相当自信和高调。

  这下轮到我们这些“局外人”看得云里雾里了,到底哪方观点是靠谱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需要在领域内具备非常深厚的功底和学识,隔壁老邢粗略查阅了市面上分析两家企业的券商研报,以及检索了最近的一些相关学术论文,还是无法得出一个具体准确的结论,就让我们姑且称之为“罗生门”吧。

  但从两家公司近期的发展走势上来看,这次“争执事件”本身其实反映出了新能源产业链上的话语权之争,说到底是新能源大风口不同行业之间正在进行的一场“综合较量”中的“角力场”之一。

  新能源车猛增,宁德与天齐业绩此消彼长

  各位有没有发现身边的新能源电动车越来越多了?在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和各地各类补贴政策刺激下,以及充电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下,今年以来,电动车的发展势头如虹,而且销量有望持续攀升。

  最新的乘联会预测显示,7月新能源汽车零售销量达约45万辆,同比增长近103%。中汽协最近预计,2022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550万辆,同比增长56%以上。

  今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锂盐价格持续高涨,电池级碳酸锂等产品价格长期保持高位。

  在此大背景下,天齐锂业最新的业绩可以说是“彪炳史册”,7月14日天齐锂业发布中报业绩预告,净利润将达到96亿-116亿元,增长幅度为110.89倍至134.2倍。

  各位可别看错,这增长率没有“%”,是超过了100倍的增长。

  截至撰写本文时,宁德时代还未公布中报的预测数据。但其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近154%,在销售占比上,一季度宁德动力电池装车量达33.3GWh,同比增长近138%,市占率由2021年同期的28.5%提升至35%,保持业内大幅领先的地位。

  但与天齐锂业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1400%不同的是,宁德时代一季度净利润却是同比下降了23.62%。这一来二去的此消彼长正体现出新能源产业链上的“利益分配”正在被重塑中。

  道理并不难懂,宁德时代所生产的动力电池需要大量的锂,而供应商正是像天齐锂业这样的锂盐生产者。

  综合各券商研报,动力电池中正极材料差不多占据40%左右的成本,是最大一块成本来源。正极材料的价格将直接决定新能源汽车的综合成本,特别是极为关键的动力电池的总成本。

  从技术上讲,电池材料是决定动力电池能量密度、安全性和成本的最主要因素之一,对电动车的动力、续航以及成本等核心竞争力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目前,宁德时代生产的新能源车动力电池主要可以分为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而碳酸锂和氢氧化锂则分别是这两种电池正极的主要成本来源。

  2021年,天齐锂业包括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等锂盐的总产能为4.48万吨,总产量则为4.37万吨。在未来产能规划上,天齐锂业预计其中期锂化工产能将超11万吨/年。

  以上这些数据可以明确告诉我们,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生产和成本受到上游锂盐生产商的极大关联影响。

  当像天齐锂业这样的锂盐生产巨头,控制了世界范围内数量可观的锂矿资源,则由于锂矿的稀缺性,这些上游企业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想必是非常大的,即便如“宁王”这样的动力电池龙头,也绝对不可能做到完全“朝南坐”。

  所以,就像我在本文开头所述,这场关于锂电池回收循环再利用“争论事件”本身的意义并不在于技术上和策略上到底谁对谁错,而是在于两家龙头企业正在全方位地角力。

  是对手也是伙伴?

  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却有永远的逐利。除了“明争暗斗”新能源供应链话语权之外,两家企业似乎也有合作关系。

  如下图所示,我分别查阅了两家企业2021年年报,发现宁德时代并未公布其前五大供应商的公司名称。截至2021年底,宁德时代前五大供应商占其年度采购额的比例为15.42%,并没有哪一家供应商占据绝大部分比例,可以左右宁王的总成本,这当然也包括天齐锂业。

  宁德时代与天齐锂业各执一词,锂回收成“罗生门”

  来源:宁德时代2021年度报告

  再看下图所示,截至2021年底,天齐锂业没有公布前两大客户,后三大客户中,四川裕能新能源电池材料有限公司的股东是湖南裕能新能源电池材料有限公司,而其股东里则有宁德时代(占股份总额约10.54%,位列第三)。2021年,天齐锂业供应其约5.6亿元的产品,其中可能不少是输往了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与天齐锂业各执一词,锂回收成“罗生门”

  来源:天齐锂业2021年度报告

  可见,不算其他未公开的资料,已披露的材料里,我们能找到天齐锂业供货宁德时代的合理推论的证据。当然比起天齐锂业年度报告中所披露与韩国的SK Innovation、LG Chem、EcoPro BM等公司已签订的重大销售合同来说,宁德时代可能并不是天齐锂业最主要客户。

  综上所述,宁德和天齐可能并不是互为主要商业供销伙伴,这也就为双方此次“隔空论战”提供了重要逻辑基础。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推论,各位读者还需仔细研究其他资料。

  尾声:都在紧盯锂回收

  据渤海证券研报,2021 年,全球已探明的锂资源量达到8900万金属吨,从分布的国别看,全球锂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三国,合计占比约 56.0%;接下来是美国,占比10.2%;澳洲,占比8.2%;中国储量在全球占比为5.7%,列第六。这六个国家资源量合计占全球已探明锂矿储量约80%。

  可见,锂资源有稀缺性和分布不均性,且目前已探明的绝大部分锂资源都蕴藏在国外。

  宁德时代和天齐锂业都在积极布局电池材料回收赛道。宁德通过旗下邦普循环打造电池材料回收的闭环体系;天齐锂业也披露有参与下游(锂回收)的投资和尝试。

  谁能汲取新能源产业链上最大的红利?下一个角力场可能就在锂回收赛道。

 


posted @ 22-07-29 10:54  作者:admin  阅读量:
万喜堂平台,万喜堂官网,万喜堂网址,万喜堂下载,万喜堂app,万喜堂开户,万喜堂投注,万喜堂购彩,万喜堂注册,万喜堂登录,万喜堂邀请码,万喜堂技巧,万喜堂手机版,万喜堂靠谱吗,万喜堂走势图,万喜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万喜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