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新行长王良77万元“护盘”,股价连跌年内银行高管已斥资超千万

  招行新行长王良77万元“护盘”,股价连跌年内银行高管已斥资超千万

  招商银行新行长王良一上任就斥资近77万元增持,市场关注度颇高。

  5月26日,王良在二级市场以38.33元/股买入招商银行2万股A股股票,此时距离其担任该行行长仅一周时间,这一“大手笔”动作很快引起市场注意。此前一个多月时间,受前行长田惠宇事件等因素影响,招商银行股价一度从40元以上跌至35.26元的低点,总市值多次失守万亿元关口。

  事实上,今年以来因为疫情等负面因素干扰,银行板块整体表现不佳,超10家银行股价累计跌幅超过10%,区间最大跌幅超过30%,整体估值水平创下历史新低。在此背景下,已有多家银行出手稳定股价,包括招商银行在内,年内已有10家银行公告了高管增持动态,合计耗资超过1000万元。

  但目前增持效果并不明显。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导致资本市场信心不足,在继续减费让利、利率下行、信贷需求未明显改善背景下,业内对银行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的担忧不断升温。不过机构人士普遍认为,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降对银行资产质量、信贷需求的改善作用将大于对息差的负面影响,存款利率市场化也将进一步改善银行负债成本,稳经济将“托底”银行不良资产。考虑到估值已处历史低位,券商对银行未来的股价走势预期普遍乐观。

  招行高管年内首次增持

  5月19日,招商银行宣布任命常务副行长、董秘、财务负责人王良为党委书记、行长,迎来首位招行内部培养的“一把手”。上任一周后的5月26日,王良“火速”增持了公司2万股A股股份。据Choice数据,此次增持每股成交价为38.33元,合计耗资约76.66万元。

  这也是今年以来招商银行高管首次增持。自4月18日宣布行长变动以来,招商银行股价已经累计跌近20%,期间田惠宇被查,公司股价最低一度触及35.26元的低点,总市值多次失守万亿元关口。

  早在4月25日,当时还任该行常务副行长(主持工作)的王良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招行股价上周有所波动下行,我们非常着急,与投资者深入沟通交流。招行自上市以来平均营收复合增速19.99%。我们对招行的未来,不仅在于充满信心,也因为招行奠定了更强大发展的基础,包括业务基础、客户基础、管理基础,可以支撑走得更长远。”

  记者梳理发现,作为在招商银行内部系统任职近30年的“老招行人”,王良自2020年(时任该行副行长,兼任财务负责人)起曾先后7次增持该行股票,上一次增持是在去年12月31日。今年5月26日增持完成后,王良共计持有招商银行27万股股份。截至5月27日收盘,招商银行股价报39.12元/股,收涨1.8%。

  高管增持一直是稳定投资者信心的重要方式。“公司高管已经连续4年从二级市场购入了公司股票,目前合计持股129万股,我们也认为浦发银行目前的估值偏低。”浦发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郑杨在27日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

  今年以来,疫情反复对宏观经济冲击明显,叠加资本市场整体受内外部因素干扰波动加大,银行板块整体表现不佳,估值创下历史新低。具体来看,虽然银行业(申万一级)整体跌幅5.27%已经优于大部分行业,但分化明显,在成都银行、兰州银行、南京银行、江苏银行等涨逾20%甚至30%的情况下,包括瑞丰银行、青岛银行、郑州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等在内的11家银行跌幅在10%以上,其中招商银行跌幅19.69%位列第二。

  在此背景下,不少银行纷纷主动或被动(触发稳股条件)出手稳定投资者信心,高管低位增持是主要方式之一。截至5月29日,今年以来披露高管增持信息的银行已有10家,累计增持金额超过千万元。其中除招商银行外,仅5月披露高管增持信息的银行就有紫金银行、上海银行、厦门银行、重庆银行、渝农商行等。

  按照实际增持时间计算,3月以来增持的6家银行高管合计耗资约641.22万元,其中上海银行以366.12万元位列第一。此外,去年业绩表现欠佳的厦门银行(年初以来股价累计跌16.81%)9位高管自4月28日起全员“出动”,加上2位监事增持,合计增持24.38万股,耗资141万余元。除高管外,南京银行、重庆银行等银行股东也出手增持稳定股价。

  因为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齐鲁银行和瑞丰银行也在5月26日盘后相继发布触发稳定股价措施的提示性公告。瑞丰银行表示,当前股价已触发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稳定股价义务,将根据稳定股价预案在触发之日起10日内召开董事会、25日内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稳定股价具体方案,明确该等具体方案的实施期间。

  银行业未来预期如何?

  但银行一系列“护盘”行动尚未明显见效。

  截至5月27日收盘,银行业(申万一级)市盈率、市净率分别为5.01倍、0.51倍,均处历史低位。其中除南京银行、兰州银行、杭州银行、成都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市净率在1倍以上外,其余36家A股上市银行均已破净,占比约86%。

  从基本面来看,经过2020年上半年的疫情冲击,银行自当年下半年以来,在规模扩张、非息收入较快增长、拨备反哺等多重驱动下,盈利增速和资产质量改善都有较大提升。尽管今年一季度业绩增速有高位回落趋势,但主要因为前期多提减值造成的利润低基数效应消退,同时受资本市场波动拖累中间业务收入增速放缓。

  东兴证券银行分析师林瑾璐、田馨宇分析,行业估值中枢下行与当前稳健基本面的较大反差主要源于宏观经济预期不佳。在经济下行压力大而稳增长政策未见显著成效时,市场对银行业面临盈利空间进一步收窄、资产质量破防的担忧加重。

  从4月经济数据和金融数据可以看出,此轮疫情反复对经济冲击明显,有效信贷需求不足问题严峻,尤其房地产成交持续低迷,居民中长期贷款在2月、4月出现罕见负增长。记者在近期的机构调研记录中看到,银行尤其长三角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银行,短期内对“资产荒”、资产质量下滑等担忧明显增加。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疫情期间金融机构在监管引导下发放大量中小企业贷款,一方面可以支持企业短期生存发展,但同时也大幅增加了银行不良增长概率。

  而投资者的另一个担忧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一方面减税降费,另一方面在资产端的贷款利率不断下行,难免让持续收窄的净息差进一步承压。就在5月20日,最新的5年期以上LPR报价超预期下调15个基点,加上各地因城施策调整房贷利率加点,银行息差压力增加。由于按揭贷款按年重定价,光大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认为,今年1~5月份5年期以上LPR累计下调20个基点几乎不影响2022年银行营收,但对2023年有下拉作用,初步测算将影响2023年银行贷款定价5.4个基点,对利息收入和整体营收影响约为1.7%和1.2%。

  不少券商分析,LPR下调对银行净息差的压力客观存在,但利好作用可能更大。国盛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马婷婷认为,若未来房市回暖,一方面利好银行相关信贷需求,也将有效改善资产质量,进而对估值形成一定支撑。

  此外,一季度以来存款自律机制市场化改革、鼓励中小银行降低存款利率等,叠加年初以来两次降准,马婷婷认为,银行负债端成本的下行将对上述负面影响形成一定对冲。中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肖斐斐也认为,存款利率直接挂钩LPR报价利率和国债利率后,存款和贷款利率有望通过市场利率形成协同,从而缓和银行息差压力。

  不良资产方面,林瑾璐、田馨宇认为,当前上市银行不良包袱减轻,加上未来地产相关政策限制放宽,房企融资及上下游企业资金压力逐步缓解,拨备计提对盈利增长的负向影响减弱。黄益平认为,结合2020年经验,加大不良核销、利润冲销等将是主要化解方式,另外监管主导的金融稳定措施也会在必要时发挥作用。近日央行在最新保小微20条措施中提到,要优先安排小微企业不良贷款核销计划,确保应核尽核。

  综合机构观点来看,随着疫情缓和、稳增长务实落地,下半年银行有望实现提量稳价、资产质量维持稳定。但考虑到区域信贷需求、各行客户基础、存量资产质量等存在较大差异,加上存款利率市场化考验各行揽储能力,银行间分化或持续分化。

posted @ 22-06-09 05:18 admin  阅读:
万喜堂平台,万喜堂官网,万喜堂网址,万喜堂下载,万喜堂app,万喜堂开户,万喜堂投注,万喜堂购彩,万喜堂注册,万喜堂登录,万喜堂邀请码,万喜堂技巧,万喜堂手机版,万喜堂靠谱吗,万喜堂走势图,万喜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万喜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