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乐里的满级“情欲”,大胆又“变态”,还有颠覆性“性转”?

港乐翻红了。

尽管不少媒体指出过——所谓“港乐”,应该叫“广东歌”。

其实不只叫法别扭。

热播综艺《声生不息》里。

林子祥和李克勤们激昂高歌,正在展示一种饱满的情绪和氛围感。

新剧《欢迎光临》。

每一集的广场舞不断提醒:“天地悠悠,过客匆匆……”

朋友圈的同龄人们被“勾引”了出来,心心念念许冠杰、谭咏麟,甚至四大天王的年代。

可Sir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在哪呢?

那一次,Sir听到了《傻女》。

陈慧娴原唱:

我恨我共你是套现已完场的好戏

只有请你的毛衣从此每天饰演你

夜来便来伴我坐默然但仍默许我

将肌肤紧贴你 将身躯交予你

是经典的恋物癖。

而李克勤的翻唱。

遗憾,是晚会大哥范儿,越到高潮越正色。

不是说一歌不能二唱。

而是,如果你就此认为这就是港乐的全部,那不免会会错意,会泄出尴尬。

今天。

Sir要说说心中的港乐。

重点是与港片捆绑,难以割舍的那一部分港乐。

它们是故事,是人物,是命运,更是真实港人的另一面。

每当变幻时,他们迷惘过、破碎过、疯魔过,但最终如涓流赴海,成为遥远的明天不能磨灭的来处。

简单说。

是“港乐”的B面。

01

港乐,从来都是绑定港片的。

《声生不息》第一期,林子祥开场,唱到一半,急转《蝶变》,Sir眼睛一热。

徐克的这部片,票房不成功,主题曲却成了经典。

港片,也从来都是绑定港乐的。

曾比特、李玟翻唱的张国荣的《Monica》,在《为你钟情》等许多电影里出现过。

这首歌红到什么程度呢?

张国荣主演的《缘分》,张曼玉的角色直接改名为Monica。

所以你看《声生不息》,每一首歌,几乎都能定位到港片。

爱情相关的尤甚。

原唱张国荣、叶倩文演唱的《凭着爱》——老片《群龙戏凤》(洪金宝、利智主演)插曲;

大合唱《世间始终你好》——不仅《射雕英雄传》,也曾在周星驰《美人鱼》中为邓超和林允的角色一嗓定情。

都是爱情里的各种滋味。

Sir比较有感触的是曾比特演唱的《梦中人》。

1994年王家卫电影《重庆森林》中出现的经典BGM。

来自北京的阿菲偷偷潜入663(梁朝伟 饰)的寓所,在他的床上发现一根毛发,蹦跳狂叫。

“陌生人,怎么走进内心,制造这次兴奋。”

然而令人忧伤的是,她只能恋物不敢恋人。

当663真的提出约会邀请时,阿菲逃向了真的加州。

越亲密越疏远,是城市孤独症候群的表现。

同样。

林晓峰演绎的《今生今世》是同年陈可辛的电影《金枝玉叶》(张国荣、袁咏仪、刘嘉玲主演)的插曲。

《金枝玉叶》(共两部》题材关于演艺圈,关于音乐人与歌手,因而插曲多到可以做一盘盒带。

但要说最扣题,最得精髓的当属它:

张国荣的《追》。

可以说电影的主题就是“追求”

一追再追,追踪生活里最基本需要,比如性,比如爱。

故事也有意思。

音乐才子顾家明本来坐拥娇滴滴玫瑰(刘嘉玲 饰)却阴差阳错要帮一个歌坛新晋小生林子颖(袁咏仪 饰),朝夕相处,左右手互调。

顾家明从没有想到他会爱上“他”,玫瑰也没想到她会爱上“他”。

乱套了。

家明是亦舒小说里最常用的男主角名字。

从《流金岁月》到《喜宝》,代表一类优柔寡断,随波逐流,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的男性。

在陈可辛的电影里,顾家明最初也是如此,追名利追成功,但最后呢,他才明白,这些都不重要。

“男也好,女也好,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追到这里才可以罢休,他幸运地追到所爱。

或许你发现了。

Sir提出这些作品,是源于它们骨子里的相通之处

反弹琵琶,追生活之外的流光,哪怕短暂也值得孤注一掷,这是港乐对情欲的理解。

大胆叛逆,唯有这样的“变态”才能验证个体的复杂性。

于是你听陈淑桦的《流光飞舞》,“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与《青蛇》这部电影真是相得益彰。

爱情,在这里,往往是一道“送命题”。

Sir想重点说一下《梦伴》。

梅艳芳、关淑仪都唱过,也是彭浩翔《伊莎贝拉》的主题曲,是少女梁洛施在片中最爱的金曲。

“煤气灯不禁影照街里一对蚯蚓,照过以俩心相亲一对小情人。”

一个失意的烂仔警察天天夜蒲,误打误撞把一个少女带回家,原以为展开的是老少恋,结果对方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女儿,“你睡的是我妈妈。”

这对小情人到底发生了什么,男的怎么就跑了呢。

“当天的心,欢欣已经不可以再追。”

——他们只是短暂地成为对方最黑的夜里做梦的伙伴。

不得不说。

作为演员梁洛施唯一的代表作,就是这部与她英文名一致的电影,可以说是量身打造。

颜值鲜嫩、灵气四溢。

更因为剧情关于家境的部分与演员本人莫名神似,很难说有些状态的松弛、自然是不是因为剧本也触动了伊莎贝拉本尊的心绪。

是的,好导演都会选歌。

王家卫,《阿飞正传》结尾,是梅艳芳的《是这样的》:

“时光,是对的没说谎,迷惑的,是这心没了光。”

关锦鹏,《红玫瑰与白玫瑰》主题曲,是林忆莲的《玫瑰香》:

“幸福也受伤,快乐也叫人盲,丧尽了天良,满足了欲望。”

严浩,《似水流年》,同样是阿梅:

“望着海一片,满怀倦无泪也无言”,综艺里听起来,总比原版差了点味道。

更不用说陈勋奇,本就是音乐人。

哦对,还有周星驰,星爷当然也是好DJ。

有些金曲反而因为他而翻出新味,《食神》之《初恋》、《世间始终你好》之《美人鱼》、《新喜剧之王》之《分分钟需要你》(也在上一场《声生不息》中出现)等等。

歌声响起之时,都会有反套路的爱情场面。

食色性也。

情欲是无差别袭击,越是怪咖奇葩丑人,他们的认真才打了假大空狠狠一嘴巴,装什么装。

拍拖,不就是这样。

02

港片多侠气,这句话也可以引用到港乐里。

只是这侠气,不似李连杰赵文卓般“一身正气”。

它往往有更多的百转千回。

还记得贾樟柯对叶倩文的评价,他也说她的歌里有“侠气”。

孤独的,沧桑的。

而不是扎堆儿的,养生的。

《江湖儿女》名场面,廖凡赵涛“五湖四海皆兄弟”,KTV里则播着《浅醉一生》。

“肝胆相照。”

最早,《浅醉一生》出现在《喋血双雄》里。

演唱者叶倩文在片中扮演盲女,戏份不多,最有记忆点的就是她在酒吧里演唱这首歌:

“即使期望多渺茫,期望也能令我跨进未来。”

周润发在片中还是延续《英雄本色》的人设。

一个奉行江湖旧规则的孤胆英雄,在新秩序里处处碰壁,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巨变洪流碾压过的活化石。

这是港人对英雄的想象,悲情且不合时宜。

硬汉的背后总是千疮百孔。

那些年周润发真红,被拉着演了无数的英雄片。

直到离开香港,最后一部片仍是英雄片,《和平饭店》。

不过也不一样。

它的主题歌拿下了第十五届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电影金曲,《完全因你》,演唱者彭羚。

与《喋血双雄》相似。

江湖金牌杀手阿平(周润发 饰)是和平饭店老板,相传他曾经一口气结束了二百多号人的性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杀人王”。

他收养了江湖里最坏的,最衰的,最猥琐的流氓们,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条件只是不要离开饭店。

这是他悉心维持的“人世间”。

直到有一个风情万种的歌女(叶童 饰)闯入饭店。

她一次投桃报李的浅唱勾起杀人王不敢触碰的回忆:

原来曾经也有这样歌喉的女子(吴倩莲 饰)死在他眼前,他是为了这个女人金盆洗手,打造一个摆脱尔虞我诈的乌托邦。

杀手为了救人只能再次站出来杀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诅咒,打不破。

“完全因你,重燃希望,无穷黑暗内擦亮心里烛火。”

阿平因为歌女。

做过真正的人。

不仅男性英雄片。

这种侠义精神可以渗透进港片港人的骨子里。

其中的代表正是梅艳芳。

去年同名传记电影。

很努力用心,但有一个难题没办法解决,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难以复刻的情感浓度和时代呼吸感。

最后……还只能用原版影像。

演唱者梅艳芳,唱的是《夕阳之歌》,也是最后一部《英雄本色》的主题曲。

徐克执导,就跟吴宇森走不一样的路。

他做了一个颠覆性的“性转”尝试。

尽管周润发依然叫小马,但看过此片的观众显然对梅艳芳出演的周英杰印象更加深刻。

当之无愧大女主,完全符合徐克对英气十足的女性持久深沉的青睐。

从《刀马旦》到《东方不败》。

那个时候的老怪,雌雄莫辨是对江湖女子最高的赞誉。

岔开一句。

《声生不息》第二场结尾的大合唱,唱的是《千千阙歌》,而不是《夕阳之歌》。

必须说,大概只有港乐出现了这种现象:

《夕阳之歌》和《千千阙歌》用的都是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曲子重新填词,难分伯仲,都是天后演绎,都成为殿堂级经典,每隔十年听一遍都有新滋味。

在Sir看来,两首歌是一个港女的两面。

《千千阙歌》写释怀,过尽千帆皆不是,但刹那即永恒,对当初的真心付出无怨无悔。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夕阳之歌》写不服,人生都是单向奔赴,情不归志也不归。

奔波中心灰意淡,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

只是。

爱情也好,侠义也罢,显然,从来不会是什么洪钟大吕。

这,才是我们怀念港乐的原因。

03

一生何求?

老实说。

《声生不息》有一点很讨巧:

港乐确实是个宝藏,你想表达任何情感,翻翻歌单就能找到了。

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不少香港名导都有在电影里打碟当DJ的瘾头。

记忆里随便挑几首歌,就能传递语言难以传递的情绪。

比如许鞍华,比如陈可辛。

他们直接用邓丽君的歌名拍出了两部经典电影,《千言万语》,以及《甜蜜蜜》。

尤其陈可辛。

哪怕北上在内地拍《如果·爱》还要用老歌嵌入故事。

电影里。

孙纳(周迅 饰)唱歌厅的拿手曲就是梅艳芳的《冰山大火》,写“坏女孩”难以抑制的对新生活的欲念。

一双眼冰一般冷爱恶不流露

这晚我却欠冷静控制渐无

但要说陈可辛对港乐、港片最深沉、温柔的表达,就只能是2002年他监制、老婆吴君如主演的《金鸡》。

15岁“胸部像鱼丸”的鱼丸妹阿金,没有姿色,在夜总会里陪客人喝酒,但也发展出自己的硬核业务,就是打螳螂拳,不能卖弄就搞笑咯,反正赚到钱就好。

你说她low,但她却有一副侠肝义胆。

帮富商养大儿子,送走时强忍泪水,也要送自己的仔一副好前程。

炒楼失败,那就更不挑了,对任何客人都拿出专业精神,保持笑容,耐心倾解,不怒不躁。

好人有好报。

她居然在一个亡命之徒(胡军 饰)心里留下温柔的印记,多年后他兑现承诺真的给阿金汇了一笔钱。

阿金从提款机里出来,一路狂奔要去告诉流浪汉奇迹是真的有啊,就像跑在时光倒流的路上,往事的烟全部扑在脸上。

此时背景响起的是陈百强《一生何求》。

冷暖哪可休 回头多少个秋

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

我得到没有 没法解释得失错漏

一生何求,是很多人迷迷瞪瞪,恍恍惚惚突然惊醒,射向自己的“四字扣问”。

这部片里出现了许多经典的港乐,比如叶倩文的《晚风》、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林子祥的《千枝针刺在心》……

但Sir最有感触的,还是这首《一生何求》。

最初。

这个歌是作为名港剧《义不容情》主题曲出现的。

对这个剧,大概你们都熟悉。

男主角阿健(黄日华 饰)的内心独白,他想做个好人,却偏偏坏了好多事,袒护亲弟(温兆伦 饰)害得更多人离散,所以他陷入一个巨大的困惑里:

我所信仰的诚与爱还有价值吗?

做“烂好人”是不是比恶人更恶?

我到底是满足于道德的心安理得,还是更渴望平静的余生?

一生何求,本是一句自我追问。

回到《金鸡》。

阿金其实给了答案:

别想那么多,就按照最初发心所愿那样一天天过,想赚钱就好好干活,想爱人就大胆表达,珍惜今宵。

既然“没法解释得失错漏”,那就活在当下吧。

是的。

类似这类只凝望自我,没打算打鸡血讴歌大义,带着伤痛的“港乐”太多了。

它们曾出现在无数电影的画面里。

《天若有情》同名主题歌,是烈爱燃到尽头,即将化为灰烬时的不舍。

越是失败潦倒之人在港片中越有机会触碰一些“真的东西”,性情暴露得越多,越容易动情。

《旺角卡门》结尾响起了《忘记你忘记我》(王杰 演唱》,用了林忆莲的《激情》;

那种怅然若失与离别,搭配上Take my breath away的旋律,你便相信,这世间真的不会有什么长久。

《英雄本色》的主题曲是《当年情》(张国荣 演唱);

《堕落天使》里用了关淑仪的《忘记他》。

港乐里当然有《男儿当自强》《沧海一声笑》《真的汉子》《上海滩》《红日》这类豪气冲天的正能量。

但,它们不是被割裂的“唯一”。

只有你听过《一生所爱》《偏偏喜欢你》《谁可诉说》《情人》等等,才明白:

狮子山下如头顶上的月亮。

有阴晴之分。

有圆缺之别。

网络流行语:“没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Sir觉得还是有些绝对。

深夜里也有《侧面》《忘情森巴舞》《拒绝再玩》《暗里着迷》《开心的马骝》等等等。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无论说港乐还是港片都是在说港人精神,Sir理解的内核就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交融:

如一杯最常见的冻柠茶。

酸、甜、涩、冰。

每一种都因为其他种滋味的存在而有意义。

狮子山下一定不会,也不应该忘掉。

那些在黯淡处依然守候与期待的孤勇者。

他们。

这才是我们理解中那个草根的、倔强的、充满着烟火气的香港。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posted @ 22-07-14 12:05  作者:admin  阅读量:
万喜堂平台,万喜堂官网,万喜堂网址,万喜堂下载,万喜堂app,万喜堂开户,万喜堂投注,万喜堂购彩,万喜堂注册,万喜堂登录,万喜堂邀请码,万喜堂技巧,万喜堂手机版,万喜堂靠谱吗,万喜堂走势图,万喜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万喜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