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1和他们的《冲天志》

  听完INTO1新专辑的第二首歌《天上不会掉馅饼》,“Lalalalalali woo”在刺猬公社的脑海里回荡了一整天。

  好记又上头的旋律和魔性的节奏律动引起了许多讨论,虽然有人调侃这首歌为“印度甩饼曲”,但歌词中的表达也确实让不少网友觉得看到了INTO1的态度。

  这支组合的新专辑备受瞩目似乎是一个必然:七月初,硬糖少女303合约期满宣告毕业,内娱最后一支限定女团正式解散。这样一个颇具历史性的时间点之后,“内娱限定团只剩INTO1”的相关话题迅速登上热搜榜。

  “限定团”总是充斥着太多浓郁又复杂的情感,不论是成员之间还是粉丝看来,有限的时间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浓缩,短暂的一两年里,太多故事在其间孕育发生,各式各样的作品也被集中展现出来。

  虽然严格来说并非“最后一个限定团”,但INTO1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承载了太多的质疑与期待。他们从《创造营2021》脱颖而出至今已过了一年多,不论是一直以来关于“国际团”的种种争议,又或者是由此产生的诸多文化层面上的期望,都让这个组合呈现着与以往许多限定团截然不同的风格。

  从春天到盛夏,INTO1的第三张专辑《冲天志》终于来到粉丝们面前,随着歌曲、MV相继释出,INTO1新的尝试成果也渐渐清晰。从多个角度看,这张专辑的意义都十分重要:这是他们今年发出的最后一张专辑,也是成团一周年后的全员回归,《冲天志》——INTO1’S WONDERLAND空可能也是他们除解散专外的最后一张专辑。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想了解这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专辑?这张以“天空”为主题的新专又对当下的INTO1有何意义?作为某种程度上“内娱最后的限定团”,团队和艺人对这样的说法是何种态度?

  INTO1的“冲天志”

  对于这张专辑,或许我们可以从概念开始聊起。

  哇唧唧哇创始人、总裁龙丹妮曾在一年前的发布会上公开过INTO1的运营计划,即以“Wonderland”的规划概念为架构,从“海、陆、空、宇宙”的四个内容版块输出一系列文化产品。这张名为《冲天志》——INTO1’S WONDERLAND空的专辑,就是这一计划中象征着“天空”的第三个版块。

  以“天空”为主题的一张音乐专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气质?哇唧音乐副总经理黄楚雯告诉刺猬公社,他们团队内部对此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

  在最初的讨论中,“天空”首先让他们想到的是自由、放松,于是讨论集中在是做一个特别自由、特别chill治愈的专辑,还是说要去呈现一种意志力。

  但创作的语境与现实产生联系后,一切有了更明晰的方向。不论是疫情以来的整个大环境,又或者是意料之外的各种情况,行业内外的人们多少都会在生活中遇到各种无奈和茫然,需要更多积极的能量,也想将压力通通释放。而在黄楚雯看来,INTO1从诞生到现在,虽然处于比较艰难的环境之中,却一直是一个非常拼搏的团,一直展现着积极的面貌。

  “你想到天空,可能马上想到的是特别放松、特别惬意自由的一种状态,而在这支团上面我们会想到的是‘逆风飞行’。人类本身不会飞,但我偏要飞,而且不论是什么风向,我都要飞,会想呈现一种这样的意志力和状态。”黄楚雯说。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团队还是决定将这次企划定名为“冲天志”,也是希望这种志向能够感染更多的人,达到与当下年轻人共鸣的效果。

  而在这之前,艺人们也展开了一次对自己、对团体的审视。INTO1经纪总监龙珑在一次开会时向INTO1提出,团队会对艺人们有一些风格上的设定,但他们也更希望让艺人们做自己:“希望你们用一个晚上讨论出来,自己作为INTO1的成员,觉得这个团的面貌是什么样的?”

  此时的讨论分为两个部分,一边是团队工作人员,另一边是艺人们自己。一夜过去,当刘宇代表成员们回复龙珑时,两边讨论出的关键词出现了惊人的一致——都是“元气”和“活力”。

  “他们没有说要刻意去走一个轻熟男或者很性感的路子,这帮90后、00后男孩就是很元气、很活力。”龙珑说,“所以我们觉得要简单、干净、清爽,于是在专辑所有的视觉、歌词、舞蹈动作上,我们都在强调说不能油腻,尽可能简单,希望让人进入‘空’的企划的时候,能有一种非常舒服、非常open的感受,这个才是我们想要的。”

  主打曲《天生就要飞》里最让刺猬公社印象深刻的是这一句:“问我想飞吗?什么玩笑话,没有翅膀就是妄想吗?”之后到来的副歌渲染出一种澎湃的热情,仿佛一个热辣夏日跃入清凉泳池的肆意快乐,听起来颇为畅快。

  哇唧音乐副总经理黄楚雯回忆,这首歌录音的过程也很顺利,一般而言,这种多人团体的歌曲是特别难录的,要讲究整体流畅度,又要尽量体现个人的声音特色等许多细节,平时录音也会要求很严格。但录《天生就要飞》时,除了技术层面很流畅以外,大家的录音状态也都“很爽”,完成后听起来的感觉也十分不错,内部试听过后,所有部门都非常喜欢这首歌。

  龙珑告诉刺猬公社,最开始团队提出,既然要做奔放、自由的“天空”主题歌曲,尤其又是在夏日回归,就一定要有一首特别有热血感的曲目,他们也希望有一首歌曲能够在线下演唱会的时候,让所有人能够一起嗨、一起大合唱,塑造一种类似音乐节的氛围感。这种“乐队感”成为了收歌时的一个关键词,大家一起听《天生就要飞》的demo时,都觉得特别热血,这种感觉就“对了”。

  在刺猬公社看来,这番元气、活力、正能量的表达已经是颇具诚意了。从最直接的听感来说,在“难听”热搜一年能上榜无数次的当下,“好听”的评价确实足够稀缺,随之而来的氛围更多传达着一种温度——当然在夏日应该称之为清凉。

  从这一层面来看,INTO1的“冲天志”与其描述为一种“野望”,不如视为一种“坚定的昂扬”。

  专辑剩下的歌曲风格都不尽相同,除了主打曲《天生就要飞》,还有造势曲《天上不会掉馅饼》、国风曲和月下曲。

  《天上不会掉馅饼》中有一段舞蹈动作“甩饼舞”颇为魔性,聊起来龙珑就开始甩动胳膊向刺猬公社介绍,动作十分活泼,看起来是有些令人想加入;国风曲则是以一种更抒情、娓娓道来的方式,讲述少年游历世界的故事;月下曲表现的是成员们更成熟的一面,舞蹈设计中也有展现这方面魅力的动作。

  “其实做限定团很难的一点就是我们可以做的东西非常有限,时间也非常有限,只能把很多要表达的东西极度地浓缩在有限的作品里面,所以每一首歌曲都要做出它的反差来。”龙珑解释。

  这样的“冲天志”,也是一次“冲破边界”的展示。

  “暴雨在下”

  整体来看这张专辑的筹备过程,确实称得上历尽“坎坷”。

  按照最早的规划,这张专辑的上线时间应该是四月。4月24日,INTO1成团一周年之际,他们上线了夏日回归专辑先行曲《一杯火焰》,部分成员也参与到了这首歌的创作中。然而这一先行,就是近三个月之久,第三张专辑的制作过程遭遇了太多意外。

  专辑准备的早期,海外的制作人和海外编舞团队中有人在疫情中感染,好转后再进一步抓紧时间沟通和调整。新专辑中的舞蹈,都是需要编舞团队拍十一个人的demo过来,进行多轮沟通修改和确认,但其中一支舞蹈,在临拍摄前,海外部分舞者感染,只能去找新的舞者重新学、再拍摄,整个过程被拉得非常长。

  具体的制作流程中也经历了不少困难,录音、拍摄等因为疫情和封控,几次更换时间地点,只能一次次延期。

  如今想来,这一路的磕磕绊绊,龙珑倒觉得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顺应,暑期刚好很多学生也在放假,夏天和“空”的主题也有一些关联,改到当下的七、八月发布可能也是最好的安排。

  《天生就要飞》的歌词仿佛就是对一路坎坷和外界质疑的回应,“暴雨在下,身后溅起泥巴”,“不被期待那又怎样,想要飞的人是我呀”。少年人的骄傲和洒脱被写得淋漓尽致,每一下干脆的鼓点都在表达着坚定。

  回顾这一年多,黄楚雯给到的第一个关键词是“难”,但她紧接着说出了第二个关键词:“迎难而上”。

  从最初接触到成员们,到推出第三张团体专辑的现在,这一年间行业内外发生太多事,对内容形式的要求提升、疲软的内容环境、品牌方的愈加谨慎,各种压力、顾虑轮番来袭,即便如此她也始终相信着音乐作为沟通媒介所能传递的力量,这是“暴雨”和“强风”也无法阻止的。

  也是因为遭遇的这些困难,黄楚雯再次补充了两个关键词:“永动机”和“渴望奇迹”。

  在相处和工作中,黄楚雯渐渐找到了INTO1的专属团感,那种元气和拼搏是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他们都会继续努力的,“这一年我觉得弟弟们还是很拼很努力的,有任何机会能表现这个团的时候,他们都会去表现,包括他们上很多节目的时候也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INTO1-XXX’,然后摆个团的手势。”——就像一个永动机。

  “专辑的内容物料大家都在尽力保证质量和数量,现在大环境没有那么多舞台,我们自己创造舞台,创造物料,这些物料不管是小的还是大的,是轻体量的还是重体量的,只有释放出去以后,大家才能看到他们的好。”黄楚雯同时也希望通过这些内容让大家听了歌以后,能得到一些鼓励和治愈,让大家更乐观地期待未来。

  至于奇迹,具象来说指演唱会。黄楚雯告诉刺猬公社,演唱会对于艺人来说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专辑更偏音乐,但演唱会是一个综合体,更能展现艺人的品牌和特质。对此团队也一直在努力,只是囿于各种现实环境,还不能确定具体的情况。

  外部环境不稳定,好在内部环境给了足够的支撑,成员们之间感情很好,彼此之间互帮互助,各自的成长也是飞快。“他们一开始诞生的大环境就不算乐观了,所以他们自己知道要团结才不会产生危机。”龙珑有些开玩笑地告诉我们。

  成团一年多,外国成员们的中文水平突飞猛进,纷纷参加汉语等级考试,中文互联网流行梗也是紧跟潮流地玩,龙珑每次听到外国成员们嘴里蹦出流行词都觉得实在有趣。

  同样有趣的还有成员们凑在一起时吵闹的氛围。一次在路上时,刘宇和高卿尘说好想吃方便面,讨论要不要买一点,刘彰和伯远就开始说泰国的泡面很好吃,讨论到最后变成了每个国家的都买,买十一种口味,然后在宿舍开泡面party,大家交换吃,这样每个人都能吃到十一种口味。激动闹腾的氛围让龙珑哭笑不得,同时也觉得十分有意思。

  这次专辑也是力丸归队后和伙伴们一起带来的首个作品,成员们终于全员聚齐。归队后的力丸迅速开始学习歌曲和舞蹈,赶上兄弟们的进度,大家还在端午节为他举办了欢迎宴,庆祝他的回归。

  拍摄MV时,龙珑发觉米卡、张嘉元和刘彰跳舞有很大进步,赞多也和龙珑提到,自己很爱兄弟们的一个点,就是大家都在为这个团真心地付出,米卡曾经练舞到半夜然后敲开赞多的房门,希望赞多能指导一下自己的舞蹈动作。

  今年过年,海外成员们在中国的第二个春节都三三两两去到了中国成员的家里,吃年夜饭、包饺子,再一次生动又深入地体会了中国文化。复工那天的化妆间,终于再次全员到齐的兄弟们十分激动,吵闹程度刷新了龙珑的认知,成员们彼此之间打招呼、分享春节见闻,还交流各地特产,一段时间没见,彼此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关系这么好,给我省了很多心。”龙珑向刺猬公社感慨。

  一切的变化和成长最终都在作品中呈现了出来。黄楚雯向我们提到,十一位成员在音乐方面的统一性比之前更高,录音表现也有了提升,不论是舞蹈还是vocal实力都在进步,这些都是团体和个人同步的成长。

  这种成长是十分丰富的,在此前的中国网络视听盛典后台花絮中曾经出现过“INTO1补习班”的画面,身为泰国人的高卿尘在教新晋大学生林墨英语四级单词,伯远在教尹浩宇汉字和偏旁部首之间的联系,刘宇在教赞多、米卡学习一会儿要上舞台的中文新歌,整个化妆间都是一派学习的氛围,这种气质可以说是INTO1独一份的了。

  刺猬公社在此刻忽然理解了黄楚雯所说四个关键词之间的关系,因为形势困难,才要坚持迎着险阻而上,以一种更乐观、更充满力量的心态去相信奇迹终会到来。

  最后的二百来天

  一般来说,两年的限定团通常会有三到四张专辑,如果这么算,《冲天志》已经是INTO1的倒数第二张专辑,下一次发的可能就是毕业专辑,这也让这张专辑带上了一些别离的色彩。

  但即便如此,INTO1想要的仍然是更积极、快乐的歌曲。

  “我们这才一周年,不想要这么悲伤。我们应该是开心的,是欢庆的,是骄傲的,因为我们好好地走过了一年。很多人唱衰,很多人不看好,但我们之间感情变得更好了,磨合也更好了。虽然是开始倒计时了,但剩下的一年我们更想要飞快地去奔跑,所以这张专辑一定要充满热情和热爱。”龙珑描述着当时场景,解释INTO1的想法。

  回想当初首张专辑《风暴眼》上线时,龙珑心里只有一种对未知的恐惧,那段时间她彻夜睡不着,一直焦虑于反馈、各个平台的留言;到第二张《万里》时,吸取了首专的一些经验,团队更希望准备充分的《万里》能让大众满意,事实也证明,这张专辑确实给到了大家许多惊喜,几次舞台也靠质量有了小小的破圈;如今第三张专辑终于要和大众见面了,她的心情实在是有些复杂,又期待、又恐惧、又沉重,五味杂陈,但几次磨合后大家都开始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这种“明确”也让团队对整个过程更有把握。

  现在许多人还是会将INTO1视作“内娱最后的限定团”。对此,龙珑坦言,要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责任感”。

  龙珑回忆起她和INTO1成员们一起看硬糖少女303告别典礼的那天。感怀于毕业的师姐们,也想到一年后的自己,好几位成员都在现场哭了出来。他们事后告诉龙珑,自己有点感同身受,想到了明年这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会不会说不出话。她听完也是颇多感慨。

  之前周柯宇在拍自己的纪录片,采访龙珑时问她:这个团对你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龙珑觉得,是自己清楚困难重重、时间有限但仍会一跃而入的冒险;是一段此生都无法再复刻、独一无二的经历;是所有人一起经历一场绝对会收获丰富的生长痛。

  那天看完硬糖少女303告别典礼后,龙珑在他们的工作群里发了一些感想,大致内容是,“太多人在关注INTO1这个团,他们也会想看到你们最后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和大家说再见,而INTO1身上承载的其实是很多热爱这种团体形式的大众的一种热情,我们绝对不可以让大家失望,在万众的目光之中诞生后,我们希望最后能圆满、不留遗憾地收尾。”

  也是在聊天中龙珑才发现,大家都很清楚还有多少天,手机上记录了倒计时,每次聊天提到的倒数日都是准确的。有一天她去家里接INTO1,发现他们在小黑板上写了几句话,都是大家对团的期待和憧憬,看到这些由不同的字凑成的句子,那一瞬间龙珑确实还是挺感动。

  或许正是因为时刻有“倒数日”的提醒,才会更希望在剩下的日子里努力积极地创造属于INTO1的价值。

  黄楚雯曾参与过 “快男快女”系列、《燃烧吧少年》,以及互联网时代的《明日之子》等,见证了年轻人从电视观看模式,转变为网络互动模式的时代。她觉得这些文化产品都是在反映当下年轻人们的状态,是分阶段的。而下一个循环在哪,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也是很让人期待的一件事情。INTO1作为当下阶段的“最后一个团”,去努力,然后顺其自然,做好自己就好。

  “最重要的是珍惜这接下来的200多天,相信可以大力出奇迹。”黄楚雯说。

  日子一刻不停地过下去,大家能做到的永远只有在当下努力,带着对奇迹的向往前进。

  比起客观冷淡地“静候表现”,刺猬公社还是更希望给到这个组合一些肯定与鼓励,毕竟,迎着暴雨奔跑的人值得这些期待。

 


posted @ 22-07-29 10:46  作者:admin  阅读量:
万喜堂平台,万喜堂官网,万喜堂网址,万喜堂下载,万喜堂app,万喜堂开户,万喜堂投注,万喜堂购彩,万喜堂注册,万喜堂登录,万喜堂邀请码,万喜堂技巧,万喜堂手机版,万喜堂靠谱吗,万喜堂走势图,万喜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万喜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